光宗耀祖?拆了曹园和袁府之后,更要破除背后

  牡丹江“曹园”之后,又有河北曲周“袁府”。两座仿古违建群均恢宏奢华,犹如宫殿,一经媒体曝光就引起舆论广泛关注,当地随后展开调查,证实存在违法占地、违法建设等问题。目前,“曹园”主人在接受调查,门楼已爆破拆除,“袁府”匾额摘去,外部围墙等已拆除。

  此刻,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:物质化的砖墙楼宇可以拆除,可那些隐性的、深层的、根源的东西呢——他们脑海里有钱可任性妄为的想法拆掉了吗?他们意识里运用潜规则便能窃公为私的迷恋除掉了吗?这些背后的东西,堪称妄念,更应破除。

  首先,无论“曹园”还是“袁府”,它们的主人都相信必须有一个“硬核”建筑证明自己的功成名就。从报道看,“曹园”“袁府”都是高墙大院,历经数年建造,营造出一片私密性的豪华空间,投资巨大,非土豪无以完成。他们何以要建造这种张扬家族姓氏的奢侈处所?其理由的确值得深究,但不排除这样做满足了一种封建帝王般生活的想象,或光宗耀祖,或诸侯威风,难怪要“霸气侧漏”,“曹园”毁林占地近百亩,“袁府”则从一片农田崛起。如果在自己的宅基地或合法别墅内做个人宫殿式装潢,倒还无可厚非,但他们不惜突破法规,侵占公共资源、侵犯他人权益,在公共领域建个人宫殿,焉能不激起社会的反对?正如有媒体所言,“袁府”是袁氏家族扬眉吐气之举,但对被要求放弃耕地的村民而言,却又意味着什么?

  这还涉及到价值观问题:一个人变得富有了,如何让生活更精彩更有意义?在“曹园”“袁府”两起事件之间,首位女空降兵马旭作出另一种回答。4月8日她兑现自己的诺言,完成向家乡黑龙江省木兰县共捐款1000万元的心愿。木兰县决定修建“马旭文博艺术中心”,主要用于革命传统教育、文化艺术活动等。假如曹袁二主能像马旭这样为反哺家乡,建造一座图书馆、一个体育场什么的,何至于走到写有曹姓、袁姓的招牌被拆除的地步?不错,“曹园”“袁府”主人真的越过法律的边境,误解了人生的意义。

  其次,无论“曹园”还是“袁府”,它们的主人都相信凭借富豪身份通过权力潜规则就能搞定事情。毫无疑问,他们对自己要做的事属违法心知肚明,但认为总能找到“窍门”暗度陈仓,于是“曹园”以旅游开发立项,“袁府”以养老院申请报批。这些其实都是掩人耳目,“曹园”修建14年来大门从来没有对外敞开过,调查组也查证“曹园”完全不具备旅游开发的功能。此种操作自欺欺人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正如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“袁府”的评价,“如果真的是养老院,那真有点感动中国,但如果不是,那就是敢骗中国”。

  的确,他们的项目部分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,其中一些确实存在灰色操作和“支持”。比如“袁府”,舆论就质疑在省一级土地管理部门还没有做出建设用地批示前,曲周相关部门依据什么法律为这个所谓养老中心办理了环保备案、营业执照和民政许可。比如“曹园”,当地国土部门三次作出“自行拆除”的处罚下,仍“屹立不倒”,可见背后“搞定”了一些人。但这并不就代表事情彻底“搞定”了,他们忽视和小看了一道“无形的审核”,这就是公众舆论。正是媒体的不断曝光,他们想继续挂羊头卖狗肉已不可能。那些还没有曝光的“×园”“×府”也不要心存侥幸——如果确实存在的话,不是不曝,只是时候未到。

  破除妄念,方能减少违法冲动。当然,破除妄念非朝夕之功,但地方部门构筑坚强防线,加强自律、依法办事倒非常紧迫。目前,“曹园”“袁府”事件还在调查,其中牵涉到哪些部门哪些人、怎么处置等还没有结论,但不管怎样,各地在政商关系上必须吸取教训,在招商、立项时要慎之又慎,不能见钱眼开丢掉法规,随意出让公共资源,更不能暗通款曲黑色交易。要保持监督职责,不给那些心存妄念者提供土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