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救活了反向医生索赔千元,这位父亲占理吗

  日前,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生碰上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。他们在抢救一位危急病人时候,因为治疗需要而剪烂了病人的衣服。结果病人抢救过来了,病人父亲却以剪下的衣服没有妥善保管,造成病人的钱财和证件遗失为由,向医生索赔1000元。

  此事一经媒体报道,立即引发轩然大波。绝大多数人都把矛头指向病人家属,认为剪烂衣服是在十万火急地救命的紧迫关头,为了争分夺秒而采取的合理措施,完全符合国内外的医疗惯例。家属索赔很不地道,甚至被斥责为忘恩负义。

  旁观者觉得病人家属不可理喻,但当事人却自有其索赔的道理。他向媒体表示,自己索赔的原因并不是剪烂衣服,对于剪烂衣服一事并没有异议。他觉得不满意之处,在于剪烂的衣服应该交给家属保管,不应该像垃圾一样扔掉。其次,衣服里有现金、证件和财物,医生随意处理剪烂的衣服,不但给他们造成了财物损失,还增添了很多补办身份证、银行卡之类的麻烦。他认为对医生治病救人的感激,与对于财物损失的索赔,这两件事情“一码归一码”,并不矛盾。

  我们再看看另一方当事人是怎么说的吧。中南医院的当事医生表示,对于病人家属的索赔,一开始心里有点接受不了,但冷静下来之后,则认识到医院和医生的工作确实存在疏忽,因此理解家属的索赔诉求。其后,医生们按照家属的要求进行了赔偿,双方达成了和解。

  将三方的观点和态度摆在一起,这一纠纷的症结所在就看得比较清楚了。围观群众之所以义愤填膺,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瞄错了标靶,以为家属的索赔是因为剪烂衣服而起。其实,对于真正的索赔原因,当事人双方都不像围观群众那么情绪激动。病人家属认为自己有理有据,医院和医生也承认工作确有疏忽,心甘情愿赔偿。可见,从道理上说,并不能认为病人家属完全是无理取闹。

  当然也有人认为,即使病人家属的索赔在道理上说得过去,在情义上也不地道。医生在万分凶险的紧急情况下成功抢救病人,家属实在不应该斤斤计较这1000块钱。有几位曾经接受过这些医生治疗的病人甚至自掏腰包,要帮助医生支付赔偿金。两相对照,是不是显得这位家属特别没有人情味呢?对此,家属也有自己的一番解释。他表示,自己和爱人都是退休职工,这次儿子的治疗费用已经交了差不多40万元,除去报销之外,自费的部分勉强能够承担。后续的治疗还要花钱,这老两口的经济状况难言宽裕。同样是1000元钱,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份量是不一样的。他认为自己没有漫天要价,合理的索赔并无不妥。

  判断一件事情的是非曲直,应该做到法、理、情相结合。在这起事件中,最重要的规范——“法”恰恰是缺位的。据笔者了解,对于急诊急救病人的衣服财物的保管问题,监管部门并没有统一的规定,医疗行业内部也没有统一的规范。一般来说,医院会把这些衣服财物交给病人及其家属保管。如果病人要进重症监护室,医生把病人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交给家属的时候,还要求家属签收确认。不过,不同医院、不同医生的做法可能并不一致。

  正是在这个监管部门没有明确规定,行业内部也缺乏明确行为指引的环节,容易造成疏忽和漏洞。医生在无暇他顾的紧急关头,随手一扔病人的衣服,就有可能埋下了医患纠纷的隐患。尤其是遇到突发的特殊情况,比如因为车祸等原因,病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,家属又不在现场,这个时候如何处理病人随身携带的财物,就更需要细化的行为规范,以保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。此次病人家属声称的财物损失价值有限,医生赔偿起来难度不大。试想,假如以后碰到病人身上携带了贵重物品,比如钻戒,甚至是难以估价的翡翠玉石之类,一旦医患双方发生财物纠纷,责任归属、索赔理赔就有可能格外棘手。

  正如当事医院承认的一样,此次事件确实暴露了医院管理和医生工作方面的某种疏忽,是一个需要补上的漏洞。有了明确的行为规范之后,医护人员和病人、病人家属才知道应该如何行事,彼此的权利和义务才能够得以明确,类似的纠纷才能够最大程度地避免。